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州大浪的博客

有目标的人生才有方向,有规划的人生才会更精彩。

 
 
 

日志

 
 
关于我

青州大浪,又名水墨云风。70后,山东青州人。青州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签约作者,江山文学杨柳春风社团社长,辉坛文学顾问,中国风景摄影网记者。行走天地间,写意人生路。有散文集《行走天地间》。

网易考拉推荐

观电视剧【琅琊榜】有感  

2015-10-21 10:35:33|  分类: 大浪随笔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长时间没有看古装剧了,就是前段时间在各大电视台热播的《花千骨》我也没看。况且我这人向来不大喜欢古装剧,感觉除了文学名著拍的电视剧看看,其他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那晚实在是闲得无聊,在暴风影音上查看最新电视剧,无意间看到《琅琊榜》正在热播。打开第一集看到的画面和听到的音乐令我耳目一新,便瞬间产生了兴趣。 
   这部电视连续剧是近年来少见的内容与形式俱佳的上乘之作。该剧根据海宴同名网络小说改编,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兴山河为主线,讲述了“麒麟才子”梅长苏才冠绝伦、以病弱之躯拨开重重迷雾、智博奸佞,为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新君所进行的一系列斗争。剧中梅长苏,原名林殊,12年前赤焰冤案后,在蔺老阁主的救治之下,经历削骨挫皮之痛侥幸存活,誓死为翻案而生。与蔺晨深交后,以琅琊榜为财源和势力背景,进入江左盟,展现过人的智慧,一步步的成为江左盟的宗主,从而有了自己可以控制并加以利用的庞大势力。布局12年,化名苏哲进京,他这双曾经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手,也就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了。他隐忍景琰对自己的曲解和误会,隐忍自己对霓凰厚重却无言的感情,隐忍对赤焰冤案的满腔愤怒,步步为营,巧算机关谋略,屡次化险为夷,一箭多雕,实为谋士之首无虚,却又严谨景琰原则为首,顾及身边各个安危。但他却不知道,这各个最大的心思,却是只希望他安好,再或者说,他是知道的,只是已经无法顾及了。终于赤焰冤案平反,他终于可以静下来,随蔺晨游山玩水、修生养息了,却因四方反乱,担心景琰无人可用,终究还是谢绝了蔺晨的邀约,毅然戎马上阵,平定战乱,以林殊的方式结束了人生的最后三个月。
   看完琅琊榜,作为观者,仿若身临其境。随着情节的跌宕起伏,心绪亦随之翻腾,辗转,澎湃……
   江湖传言:“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剧中梅长苏进京后,各路人马一一呈现,与靖王接头后更展现无双智计,步步为营,扳倒庆国公和谢玉,拖下参与党争的四部尚书,与夏江斗智斗勇大获全胜,猎宫之战军事谋略敏锐,镇静处理……
   在这个复仇的整个过程中梅长苏最主要的计谋就是以假乱真,从改名字到改身份,从改字迹到改脾气性格到改头换面。可谓偷天换日,真假难辨。此计谋是全局的核心,如果没有此计全局无法开展。
   古人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而梅长苏的攻防守则里,时常采用以小搏大、旁敲侧击、偷天换日的策略,注重的就是对细节的把控,杜绝因小失大的事情发生,更不允许率性而为。如郡主比武招亲,梅长苏直接安排琅琊榜的百里奇入赛,为后面的计谋安排一个棋子。解救监狱的宫羽,趁探监时互相易容,让夏冬蒙混出狱。梅长苏故意趁景睿回来之际,派人偷莅阳长公主手里的遗书,就是要进行一场不成功的偷盗表演,提醒莅阳长公主打开遗书,揭开真相,然后主动提出翻案。
   卫铮向景琰细述当年惨案真相、景睿同莅阳公主看谢玉手书、莅阳公主金殿鸣冤,这三个部分将剧中故事悲怆的感觉更推进了一步。对林殊的刻画,剧中没有对他过去的直接镜头,但是通过旁人回忆的侧面烘托方式却达到了更加令人震撼的效果。说到侧面烘托,另一个很出彩的角色就是蔺晨,他的正面出场只占整本剧的四分之一左右,电视剧中一条主线就将所有的情节人物甚至他们的前世今生给串了起来,蔺晨在这条线索中占的分量并不重,可是通过旁人的视角已经将他的个性勾画得淋漓尽致了,因而后半部分他的正面出场丝毫不显突兀,同时前部分已经让观众对他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造成了完美的悬念。同时作为主角的林殊,他的过去却从来没有正面出场过,将很多的想象空间还给观众,就在这种意犹未尽中留下更深的迷恋和触动,而在这个故事中,还平添了一分怆然和唏嘘。 
   剧中埋伏笔,这也是这个故事的一个精彩之处,前部分为后部分设伏,看到后面不自觉又会回到前部分追寻蛛丝马迹。这个故事里我觉得最精彩的伏笔是与庭生相关的内容,其中又以结尾的“风起”让人欲罢不能,高湛说“皇宫里的风从来都没有停过”,结合前部分林殊所言希望景琰能让庭生远离皇室的文字,不免让人生出些“是在为下一个故事做引”的想法,只是不知影视剧会不会有续集。
   琅琊榜,这个故事不在结局,而是过程——见证小殊一点点凌迟自己的生命却无能为力,见证他艰难地雪冤坚执地追逐心中的理想,甚至那一点点拨开的十三年前惨案的真相,都在一点点凌迟旁观者心中最后的那点与己无关而生的漠然。相反,小殊的最终的结局我却觉得最完美的了。 
   林殊这样一个人,才华横溢年少飞扬,却命运多舛年寿难永,确实是让人唏嘘,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想,论身世,他的父亲是一代名帅,母亲是长公主,他本人是太皇太后最宠爱的曾外孙,未婚妻是王侯之女;论才华,最通俗来说,上马能战下马能文,论外形,作为“帝都最耀眼的少年”,完美也不过如此了。但是,水满则溢月盈则缺却也是最正常的事情了。 
   虽然他只活了短短的三十年,但这三十年里,他活得比任何人都飞扬和恣意,即使是病体支离,也在书写着一个又一个传说。庙堂之高,他是十四岁上战场从无败绩的赤焰少帅;江湖之远,他是第一大帮派的宗主、琅琊榜的榜魁……这样一场耀眼的生让人何其羡慕甚至嫉妒啊!结局给了林殊之魂重生的机会,活着又怎样呢?他是梅长苏、他是苏哲,但这都不是他自己最心爱的“林殊”。“林殊”代表着他在这世上最灿烂最纯粹的幸福和快乐,十三年权谋计诡、十三年病体支离,既然逃不开那注定的归宿,那么能以“林殊”之魂作为自己的终局,对他而言应该是莫大的幸运。 
   剧中还有一个看点就是林殊和霓凰的感情,他们赠过青梅骑过竹马,彼此间是最初朦胧的心动,这种心动其实是无关爱情的一种很美好的状态,增之一分便是至死不渝的爱情,减之一分便是无关风月的兄妹之情……我们总是把他们的感情做成了一个不是“爱情”就是“亲情”的二选一的选择题,事实上,人的感情是最难描摹的,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游走在爱情和亲情之间的一种感情,至于靠近哪一方比较多一点,或许当事人也说不清。 
   如果那样安然地走下去,他们或许会是这世间最美满的爱侣,但就在此时,我们只能再次很俗套地归结于“命运”……那般年少的他们或许并不懂得什么是情爱,但一定知道自己这种朦胧难言的心动,所以即使在林殊“死”了以后,霓凰仍自认为林家的媳妇,而林殊也曾经想要回到她的身边——反过来说,林殊想要回到霓凰身边,也未必就是因为爱情,或许是因为那一份心动,毕竟霓凰是让小殊唯一动过心的女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心底的歉疚,毕竟林殊是一个极有责任感的男人,霓凰是他的未婚妻并因此受到了牵连,在他心里一定会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她身边——回到她身边弥补这一切———至于这几个原因各占怎样的比例,恐怕林殊自己也说不清。 
   喜欢琅琊榜,因为没有矫揉造作的无病呻吟,因为没有烂俗的爱情桥段,因为虽百折不可磨其志的赤胆枭魂,因为无关风花雪月你侬我侬的生死相随,因为一段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传说;而且几乎每个男人都是有担当有豪气有智慧坚忍不拔虽百折不可磨其志的真正的“男人”,即使如谢玉之流,虽然他的卑劣让人厌恶,但成王败寇愿赌服输,不甘于女人的荫蔽,不屑自刎以逃避,也有真男人的气概 
   琅琊榜告诉我们,我们所追随和希冀的信仰,不是排他自私的爱情,不是功名利禄,也不是倾轧权谋;这场苍茫倥偬的生,其实有更多值得珍惜的所在,譬如:朋友,譬如:信念,譬如:被视为幼稚和不切实际的正义和理想。追随林殊出鞘的寒光,目之所及,是如诗如画的河山,是生命最初的美好,是灵魂深处的安然。
   想起许多人创业和守业过程中遇到的种种考验和难关,都是缺乏人才所致。舍不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利益找不到人才。当下,是个首先需要权衡利益,合理分配利益的社会,因为,大家都活得不容易,都需要挣钱吃饭,都想过上好日子;而且,年轻的时候,很多人也想闯一闯天下,证明一下人生价值,没有利益和希望的事业,是没有人愿意干的,更甭想有能人来帮忙。因此,要学会利益共享,成就自己的同时,也要成就别人的梦想。江左梅郎,凭借自身的江湖实力和超凡的谋划能力,以情以理,有礼有节,舍生取义的品行,让曾经的至亲好友和身边的旧部与新兵,无不对之言听计从,真心以对,全情付出;加上天时、地利,何愁大事不成。
   回顾整部剧,感触太多,反而脑海中只剩下那日,有一白衣公子立于江舟之上,面容清秀灵动,一袭雍容貂皮,却气质清雅,可谓:遥映人间冰雪样 ,暗香幽浮曲临江 ,遍识天下英雄路 ,俯首江左有梅郎。
   2015年10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