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州大浪的博客

有目标的人生才有方向,有规划的人生才会更精彩。

 
 
 

日志

 
 
关于我

青州大浪,又名水墨云风。70后,山东青州人。青州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签约作者,江山文学杨柳春风社团社长,辉坛文学顾问,中国风景摄影网记者。行走天地间,写意人生路。有散文集《行走天地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浪游记系列--劈山行  

2012-06-28 20:54:53|  分类: 大浪游记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浪游记系列---劈山行
­                                                                                                          文/大浪淘沙
        早就听说过劈山,实际上每次站在云门山大云顶的时候,远远地就能看到劈山特立独行般的豁口,对于这个豁口形成的神话传说,在小时候就听父辈们讲过,但一直没有成行,直到2010年3月才与其面对面。
       劈山,位于青州城南约6公里,东临磨脐山,北面云门山。云驼诸峰与其山势相连。主峰远望似刀砍斧劈,一分为二。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称其为:“劈头山”。每当夕阳返照,双峰分外清晰,“劈峰夕照”为古青州十景之一。“夕阳灼烁蒸双壁,返照参差射万丛 "。要想去的话,直接从青州南路驶上广福路就行了,当然由云河路走广福路也可以,只是这条路的路况稍微差些,不如走青州南路来的方便、快捷。
        关于劈山裂缝的成因,在当地有一个“二郎神担山追太阳”的神话传说。当年杨二郎与诸神打赌,说自己肩挑两座山也能追上太阳。赌誓既立,二郎便从东海边挑起两座山朝太阳追去,当行至青州时,一座山被挑豁了口,只好把两座山扔在了青州城南,一座是云门山,被扁担穿透的“云门洞”犹在,另一座就是这座被挑豁了口的劈山。
       还有一个是秦始皇开凿劈山的传说,相传劈山原名人面山,东面的磨脐山原称宝印山,而云门山叫做纱帽山,秦始皇来青州视察,来到云门山,发现这里是藏龙卧虎之地。“人面山”酷似一个正在熟睡的人脸,其眼、鼻、口十分清晰逼真,神态安详、自若。纱帽放在其左边,高耸的大云顶是乌纱帽帽冠,两边的东西阆风亭是乌纱翅。而其官印放在纱帽和自己中间,圆圆的印头,高高的印柄,再像不过。看罢,秦始皇心中不由大惊,此处风水不破,朕的江山不牢也。于是派人给人面山挑断了鼻筋,称为“断梁刀”,并改名为劈山,至今“劈山槽”还有凿刻的痕迹;把宝印山的印柄推倒,改名“磨脐山”;将乌纱帽帽冠凿了个洞,改名窟窿山,而那个洞这就是“云门洞”。
       站在劈山脚下,这座山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残缺,残缺的不仅是豁口,还有绿色的植被,如果你读不懂什么是生命的顽强,那你就看一看劈山的山坡吧,在这片山坡上根本就没有像样的丛林和灌木,岩石间的缝隙里,只有一蓬蓬的野草在拼命的生长,给裸露的岩石带来一点点象征性的绿意。这里完全就是一派纯粹的荒野之风,如果不是山脚下的田地里还有果树和禾苗,如果不是山谷里还有溪水和村落,那你可能以为是到了西北,毫无疑问,这样的劈山,绝对是一个穿越的好地方。
       如果你以为劈山只有残缺和蛮荒,那你就错了,劈山要是真妩媚温柔起来那也是很美的,当春天的杏花开满山谷的时候,楚楚动人的花朵,似梦似幻的渲染在淡淡的薄雾中,薄雾随风浮动,刹那间,就荡漾起乡村少女,一层层羞涩的红晕,如同“撒由那拉”那一低头的温柔,妩媚的无以附加,让人看了如痴如醉,欲罢不能。树丛花枝间的乡村院落,红瓦石墙,木栏柴扉,别有情趣。鸡呀、鸭呀悠闲的漫步在小河边,时而低头觅食,时而引颈高歌,宛若就是一个桃园圣境。
       1500年前东晋时期就有的广福寺,由劈山、磨脐山、八仙台、钟鼓二山等众山环抱,是一座典型的“深山藏古刹”式寺院。遗址上迄今屹立的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青州府儒学教授邢宽所撰《重修广福寺记》碑称此寺:“东有普同之塔,南有观音之岩,西有八仙之台,北有劈峰之山,钟鼓山峙于前,前乡台昂于右,蜿蜒环抱,上下隐伏,诚一胜景之奇秘也。”清初安丘文人张贞在《游广福寺记》中叹云:“三面山环,其景胜绝!”寺院选址符合堪舆学山环理念,是适宜佛教发展的理想之地。广福寺就在劈山山脚下,也就是说只要沿着这条路由东向西,偏向西南,过后寺村后,绕过一座小山,就能顺利到达劈山。需要注意的是进山的路并不是小山山坡的那条水泥路,而是小山右边山谷中的柏油公路,从这里弯弯曲曲的进山,一路上左转右转,忽东忽西,但最终的方向却始终指向北方。当汽车行进到一个小村庄前面的时候,也就到了广福路的尽头,从这里开始,进山的路也由柏油路面忽然变成了水泥路面,这条水泥小路才是真正上山的路,小路穿村而过,由低到高,直达劈山山脚下的广福寺。  
        劈山山脚下的广福寺正在重修,在往日的废墟上,新的大殿已经崛起,还没修好的地方,也正在紧张的施工,不时就能看到裸露的地基和高耸的脚手架。 据史料记载:“广福寺创于北魏末年,距今已有1500年历史,名为“岩势道场”,后改名为“胜福寺”,自唐以后,更名为广福寺。宋朝时最为兴盛。金代皇统八年(公元1148年)重修,明朝永乐以后多次修葺。清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年)益都县知县曾略葺之。之后,历经兵火与动荡,大多数建筑蒙受破坏。现在广福寺遗址尚存10座古塔,并有地宫。广福寺以其悠久的历史,灿烂地文化著称于世,特别是隋朝初年,隋文帝派政府官员和高僧大德护持佛祖舍利来寺安放,更成为该寺的一大盛事。”
       沿着一条山路向劈山顶峰攀登,这条路没有台阶,所谓的路,不过是被附近的村民和驴友走多了形成的一条,脚底下是形态各异顽石,路两边是荒芜的野草,连山区常见刺槐和柏树都很少见到。
       到了山顶,劈山、云门山、驼山连成一片,“三山联翠”的美誉果然不是虚名,冯裕的七律《劈山》“游人散去杨花径,樵子归来木叶风”的描述。古青州十景诗中也说劈山是“崭削崩崖断,空青两界通,分披霄漏碧,倒射影翻红。”
       站在劈山的豁口向下俯视,如此近距离的触摸劈山上的峥嵘突兀的岩石,总算了却了多年来一游劈山的夙愿。踩着杂草丛生的山径攀爬,风吹草低,远处的牧羊人头戴斗笠,背对着劈山,站立在一群黑山羊的中间,让人不禁想起那首“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古老民歌。在这里探险也罢,盲游也罢,不论哪种形式,你总能魂游玄妙,大呼过瘾,这是游其它山绝对找不到的感觉,唯有如此,才觉得弥足珍贵,不虚此行。
       劈山,我还会回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